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WTO的未來與中國——“發枝薈”舉辦紀念改革開放40周年主題沙龍
來源:發改委支社  吳海娜、鄒晶、崔玉華  日期:2018-12-24  瀏覽次數:

2018年歲末,社會各界紛紛致敬改革開放40周年。12月15日下午,九三學社發改委支社舉辦了第21期發枝薈沙龍,邀請錦天城律師事務所合伙人傅東輝律師,從“中國加入WTO”這一最具有“開放”意義的事件出發,解讀17年來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發展之路,探討日前中美貿易戰背景下,WTO未來發展的不確定性及中國的應對之策。

沙龍由發改委支社主委鄒晶主持,九三學社西城區副主委曹淑琴、九三學社發改委支社及其他支社社員、其他黨派同仁、社會各界人士等約50 人參加沙龍。

什么是WTO

傅東輝律師先為大家普及了WTO的基本知識,包括WTO名稱的由來等,即1994年4月15日,在摩洛哥馬拉喀什舉行的關貿總協定烏拉圭回合部長級會議上,決定成立更具全球性的世界貿易組織,以取代成立于1947年的關貿總協定(GATT)。世界貿易組織是當代最重要的國際經濟組織之一,擁有164個成員,成員國貿易總額達到全球貿易總額的98%,有“經濟聯合國”之稱。

WTO不僅是一個組織,更是1995年以來的國際貿易秩序、國際經濟秩序的象征。WTO有九大原則,其中最重要的三大原則是非歧視性原則、公平貿易原則和透明度原則。非歧視性原則是WTO最根本的一條原則,通常所說的最惠國待遇或國民待遇就包含在這條原則里面。非歧視性原則通俗來講,就是如果給某國降低了關稅,那就意味著要給所有WTO成員國都降到同一關稅水平,即全球的貿易秩序。公平貿易原則是指反傾銷、反補貼,雖然WTO強調自由貿易,但其實很難做到。透明度原則是指WTO成員應公布所制定和實施的貿易措施及其變化情況,沒有公布的措施不得實施,比如現在特朗普突然加稅就屬于違反了透明度原則。

除了基本原則外,WTO還有談判、監督和解決爭議三大功能。成員國通過談判不斷形成新的協議,如關貿總協定只是針對貨物,烏拉圭回合就擴大到了包括知識產權、服務貿易、還有其他的海關規則等很多其他的協議。監督是對各個國家的貿易體制進行審議。解決爭議則是通過向WTO的爭端機制起訴,由第三方專家組,即裁判廳或上訴機構,來裁決各個國家之間的爭端和問題。WTO協議或WTO法是國際法的一個分支,所有WTO范圍內簽訂的協議都具有國際法上的法律效力。

入世影響了中國,中國影響了世界

入世是我們改革開放最重要的成果之一。經過十幾年的拉鋸戰,2001年,中國終于加入世貿組織。可以說,如果沒有中國改革開放的話,中國入世可能性非常小。同樣,中國在WTO框架下的發展,催生了中國的崛起,也是中國改革開放對世界經濟和貿易的貢獻,是中國改革開放在國際層面的延伸。中國改革開放成功的本質特征,就是建立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是WTO框架下多元化市場經濟的反映。

特朗普貿易戰危機下,WTO未來充滿不確定性

市場經濟和社會主義的有機結合,給中國經濟帶來了極大的生命力。也正如此,特朗普抨擊中國搞“修正主義”,認為中國破壞了WTO框架下的市場經濟規則,要求中國摘掉“社會主義”帽子,或把中國仍定義為非市場經濟,或扭曲的市場經濟。基于這個理由,美國總統特朗普發動了貿易戰。特朗普的貿易戰規模巨大,超過常規,讓WTO的未來充滿了不確定性。一是貿易戰危及了WTO的基本制度、原則和規則,比如破壞了WTO最基本的非歧視性原則,因為美國是單獨對中國征稅。二是破壞了WTO的上訴裁判解決機構。昔日,裁判解決機構被稱為WTO皇冠上的明珠,因為美國阻止了WTO爭議裁判機構大法官的選舉,不同意繼續遴選大法官,目前應由7名大法官組成的裁判機構僅剩4名,隨著他們的離任和退休,到2019年,將僅剩1名大法官,所以WTO的爭議解決和監督功能可能會名存實亡。特朗普總統運用WTO規則中的一票否決制,即運用合法方式阻止了WTO大法官的產生,使得WTO無法正常運轉,并在這個基礎上,發動貿易戰,這些都使得WTO的未來充滿了各種不確定性。

洞悉特朗普戰術,以彼之道還治彼身

面對美國總統特朗普利用法律程序肆意破壞WTO規則的策略,借助WTO前總干事長拉米的建議,傅東輝提出了建立一個制約美國的新想法,即利用WTO規則中部分協議只需要三分之二票數同意的規則,建立一個新的WTO上訴機構,形成兩套并行的WTO體系,并進一步邊緣化美國在國際貿易體系中的地位,迫使美國面對WTO,要做出去留抉擇,借此將美國逼回到遵守現行WTO正常規則的道路上,令其放棄對上訴機構的阻撓,否則,美國將被邊緣化,所挑起的貿易戰也必將不攻自破。

通過反思特朗普貿易戰及中美貿易談判中所面臨的困境及問題,傅東輝解讀了中國對WTO改革提出的三個基本原則和五點主張。三個基本原則包括:第一,世貿組織改革應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核心價值,非歧視和開放是世貿組織最重要的核心價值;第二,世貿組織應保障發展中成員的發展利益;第三,WTO改革應遵循協商一致的決策機制。規則應由國際社會共同制定。

五點主張包括:第一,世貿組織改革應維護多邊貿易體制的主渠道地位;第二,世貿組織改革應優先處理危及世貿組織生存的關鍵問題;第三,世貿組織改革應解決貿易規則的公平問題并回應時代需要;第四,世貿組織改革應保證發展中成員的特殊與差別待遇;第五,WTO改革應尊重成員各自發展模式。

傅東輝認為,中國對WTO改革的主張,是中國國內改革開放的對外延伸。

互動環節,與會者就中國為什么要入世的背景、入世對國內農業的影響、中美爭端中的貿易逆差、“一帶一路”框架下“走出去”戰略與WTO關系等問題,進行了深入而熱烈的討論。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 十一选五河北时时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3d捕鱼达人小游戏 傲力天天捕鱼 新的赚钱门路 大乐透胆拖投注中奖图 德州扑克官方网站 赛车北京pk10网址 幸运28大神预测 跳跳乐天空之城8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