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櫛風沐雨戀江河——張光斗院士的水電人生
來源:九三學社中央 戴紅  日期:2013-07-25  瀏覽次數:

【張光斗: 著名水利水電工程專家和工程教育學家,我國水利水電事業的主要開拓者之一,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1954年加入九三學社,195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歷任九三學社第六、七屆中央委員會委員,第八、九屆中央參議委員會委員,第十一屆中央委員會顧問。是第三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五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六、七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北京市政協原副主席、清華大學原副校長。】

 

他是中國水利水電專家,負責設計過桃花溪、下清淵硐、仙女硐、鯨魚口等水電站,主持設計密云水庫,曾為葛洲壩、丹江口、二灘、三門峽等眾多水利工程的建設提供技術咨詢,參與三峽工程建設,兩院院士,被稱作“當代李冰”。

他是張光斗。621日,101歲的人生之河流到盡頭,他把自己的一生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國家和水電事業。

 

篤志報國

 

張光斗19125月出生于江蘇常熟縣鹿苑鎮一個貧寒家庭。1924年小學畢業后,到上海南洋大學附中學習,后經交通大學預科升入交通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學習結構工程。1934年秋張光斗以優異成績考取了清華大學水利專業留美公費生。

出國前,他到國內各水利單位實習,9個月里,遍訪中國江河。他震驚了!黃河岸邊,滿眼瘡痍;淮河古道,饑民遍野;贛江兩岸,民不聊生。水,連著飽受苦難的土地,流淌進這個22歲年輕人心中。

初到美國就遇到不愉快的事。他去租房,人家說沒有房間了;他去理發,鋪子不給理;到大飯店吃飯,不讓進。這些都因為他是中國人。張光斗領略了美國的所謂民主。

他先后在加利福尼亞大學伯克利分校和哈佛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由于學習成績優異,獲得了哈佛大學攻讀博士學位全額獎學金。“七七事變”給了張光斗極大震動,他毅然放棄繼續深造的機會,回國參加抗日。他說:“國將不國,我心何安。”解放前夜,在華工作的美國水電工程師力邀張光斗“逃離沉船”,赴美工作。導師留下一句話:“哈佛大學工學院的門是永遠向你敞開的!”然而他回答:“我是中國人,是中國人民養育了我,我有責任建設祖國,為人民效力。”

“為什么要回國?因為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中國人!”對張光斗來說,優厚的物質利益誘惑怎敵得過他對祖國大好河山的愛戀?從此以后,他把自己的一生毫無保留地奉獻給了國家和水電事業。

解放前夕,國民黨政府資源委員會來電,命令他所負責的水電總處把全部水電資料裝箱上繳,以便運抵臺灣。張光斗做出了一個驚人舉動,巧施“掉包計”,在中共地下黨的幫助下,把資料裝了滿滿20箱,秘密轉移。解放后,他將這些資料全部捐贈出來,成為國家“一五”期間水電建設的重要依據。

江水流淌著奔向遠方的海,那是一種心的歸宿。

 

獻身水利

 

在新中國規模空前的水利水電建設中,張光斗淵博的學識和高深的造詣得到充分的施展和發揮。

1951年,張光斗負責設計黃河人民勝利渠渠首閘的布置和結構,實現了當地百姓祖祖輩輩在黃河下游破堤取水的夢想。

1958年,張光斗負責設計華北地區庫容量最大的密云水庫,實現了一年攔洪、兩年建成的世界罕見記錄。周總理稱贊它是“放在首都人民頭上的一盆清水”。

自上世紀50年代以來,張光斗先后參與了官廳、三門峽、荊江分洪、丹江口、葛洲壩、二灘、小浪底、三峽等數十座大中型水利水電工程技術咨詢,提出的諸多重要建議至今在中國水利界傳為經典。

1976728日唐山大地震波及北京,密云水庫告急。為了搶險加固,北京市委急召在外地的張光斗火速回京。張光斗連夜趕到密云水庫工地。當時張光斗還處于受審查、受批判的逆境中,他被告知:“這次加固工程的設計你要負責,但不準在圖紙上簽字。”在蒙受如此不公正待遇的環境中,他每天奔波在大壩工地,爬上爬下檢查施工質量,對設計圖紙一張一張地仔細審查,提出意見后交給“負責人”簽字。用他自己的話說:“我是為人民工作的,不是為哪一個人工作,讓我簽字也好,不讓我簽字也好,總之我要對人民負責。”

張光斗曾動情地說:“我愿把自己全部的本事使出來,讓祖國用得上。”一心為祖國和人民做事,成為他終生的支點與歸宿。

 

桃李丹心

 

回國后的張光斗不僅開始構建宏偉的水電藍圖,還相當重視人才的培養。他的學生、清華大學水電系老教授谷兆祺至今還清晰地記得上世紀50年代張光斗帶著他們去官廳水庫實習的情景:“當時官廳水庫正在施工,由北京到官廳,每天只有一趟夜車,從清華園晚上上火車,于凌晨二三點到沙城土木車站,再搭汽車去工地。火車到土木小車站,站臺上只有一間小房,泥地,幾平方米,連一個小凳子、一塊磚頭都沒有。半夜三更到了小站,也沒法去找工地運輸隊,全隊就在小車站上席地而坐,靠墻休息,夏天蚊叮蟲咬,冬天屋外寒風刺骨。張先生當時近40歲,絲毫沒有教授的架子,每次都精神抖擻地帶領大家坐以待旦,前往工地。”

張光斗意識到水利理論教學的貧乏,他鉆研、摸索了一套教學大鋼,率先在我國開設水工結構專業課,編寫了國內第一本《水工結構》教材,建立了最早的水工結構實驗室,培養了首批水工結構專業研究生。開創了水工結構模型實驗。

60年代,他花費大量精力,搜集國內外資料,結合多年工程實踐經驗,編寫了《水工建筑物》專著,在即將出版之時卻遭遇文革,幾百萬字的書稿在浩劫中散失。后經他數年的辛勤努力,每日伏案疾書數小時,手持放大鏡重新著書立說。他相繼于199219941999年出版了《水工建筑物》上、下冊,《專門水工建筑物》三部專著。

張光斗歷來非常重視教學工作,即使到了耄耋之年仍親自給學生講“水工概論”和“水資源可持續發展”課程。

“一條殘留的鋼筋頭會毀掉整條泄洪道”,這個失敗的工程案例,張光斗從上世紀一直講到今天,理論與工程實踐相結合是他教育理念的靈魂。

學生的論文,如果沒有經過實驗論證或工程實踐檢驗,他會立刻退回。他說,在水利工程上,絕不能單純依賴計算機算出來的結果,水是流動變化的,即使你已經設計了100座大壩,第101座對于你依然是一個“零”。學生們若只是按照書本一五一十地回答問題,他頂多給3分;如果有自己的見解和分析,即便尚顯幼稚,他也一定給5分。他說,在工程技術領域,如果沒有創新,永遠只能跟在別人的后面爬行。這位身材削瘦、思路開闊、總是有一些反向思維的先生,令學生們著迷。他說得最動感情的一句話:“做一個好的工程師,一定要先做人。正直,愛國,為人民做事。”這已成為幾代學生的座右銘。

執教五十余載,學生逾5000人,他們很多已經成為中國水利水電事業的棟梁之材,其中有16位兩院院士,5名國家級設計大師,以及為數眾多的高級工程師、教授。他們對先生共同的回憶是:赤子之心,特立獨行,如沐清風。200251日,張光斗遍布全國各地的學生們,匯集了一本50多萬字的論文集《江河頌》,獻給了他們的老師。

 

情系三峽

 

長江三峽水利樞紐是治理和開發長江的關鍵性骨干工程,張光斗是60多年來三峽工程規劃、設計、研究、論證、爭論,直至開工建設這一全過程的見證人和主要技術把關者。

有關三峽的問題,融入了張光斗60多年的真摯深情。1943年張光斗被國民黨政府派到美國學習考察水電站工程期間,碰到了美國大壩工程權威薩凡奇,在張光斗極力邀請下薩凡奇來到中國考察三峽壩址。

199243日,七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興建長江三峽工程的決議。19935月,張光斗被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聘任為《長江三峽水利樞紐初步設計報告》審查核心專家組的組長,主持了三峽工程初步設計的審查。在匯集10個專家組、126位專家意見基礎上,他慎重研究,反復推敲,逐字逐句核定最終審查意見。

三峽工程開工后,張光斗擔任國務院三峽建委三峽工程質量檢查專家組副組長,他每年至少兩次來到三峽工地的施工現場進行檢查與咨詢。

2000年末,耄耋之年的張光斗又一次來到三峽工地,他為考察導流底孔的表面平整度是否符合設計要求,硬是從基坑攀著腳手架爬到56米高的底孔位置,眼睛看不清,他就用手去摸孔壁。之后張光斗在質量檢驗總結會上極力堅持修補導流底孔,以確保工程質量。在場的人們望著腳穿套鞋、頭戴安全帽的老人瘦弱的身影,一個個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這一年,張光斗年屆88歲。

20024月,是張光斗自三峽工程開工以來第21次來到正在興建的三峽大壩,這一年,他90歲。這一次,他依然蹬上了近60米高的大壩導流底孔。

2006520日,標志著三峽大壩建成、拆除大壩圍堰的“天下第一爆”終將誕生。94歲的張光斗已經無法到現場,他坐在北京家中的電視機前,緊緊地盯著現場直播的每一個鏡頭。當禮炮一般的爆炸聲響起,圍堰隨著江水翻騰而去,雄偉壯麗的三峽大壩在天地間橫空出世,矗立在滾滾的萬里長江之中……

 

水電人生

 

年輪顯示著樹木的年齡,而張光斗的人生是以一座座水壩為年輪的。從業68年來,除在清華園的三尺講臺上傳道授業解惑外,他的大部分時間都是在崇山峻嶺、急流險灘間度過的。他和工人們一道下基坑,爬腳手架,時常匍匐爬行于懸崖峭壁,有時甚至露宿荒郊。他曾數次與死神擦肩而過。他在去水庫的路上翻過車;在山里遭遇過泥石流;在二灘水利工地上被山石襲擊,遇難的一位工程師當場倒在他的懷里。為檢查二江泄水閘護坦表面過水后的情況,年近80歲的他,乘坐一只封閉的壓氣沉箱下到了20多米深的水底,開沉箱的工人驚嘆:“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大年紀的人還敢往水下鉆!”

近一個世紀的人生,漫長而又短暫。

張光斗老了,背越來越彎,視力也越來越差,行走已經離不開手杖和輪椅……

1989年,張光斗與中國水利水電研究院的陳志愷就我國水資源的嚴峻形勢,聯名上書中央,促成了水資源保護與開發被列為國家戰略重點,水利事業進入一個新的大發展階段。

1997年,85歲、患有青光眼、白內障、寫字手發抖的張光斗以驚人的毅力學會了使用電腦。他每天伏身電腦前,一手拿放大鏡,一手敲鍵盤。在他寫下的大量書信文章中,有相當一部分依然是對中國教育的思考與建議。僅在1996年到2000年,他寫下的有關教育方面的書信文章就有32篇。

19981218日,在他的電腦里記下了這樣一頁:他給教育部長寫完關于對《高等教育法》的讀后感及建議后,當夜,患感冒,發燒38.9攝氏度,被送進友誼醫院。17天后出院,已經是新的一年了。

1998年,張光斗等向工程院建議,設立《中國可持續發展水資源戰略研究》咨詢項目,最終為我國可持續發展水資源提出了總體戰略。

……

一個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一種忠誠與智慧卻足以推動事業的長遠進步。1996年張光斗獲得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同年獲得中國工程院工程成就獎,2001年獲得中國水利學會功勛獎,2002年獲得中國工程科技領域最高獎--光華工程成就獎。

2007428日,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給張光斗寫了一封情真意切的信。

胡錦濤在信中深情地寫道——

“從一九三七年歸國至今,七十年來,先生一直胸懷祖國,熱愛人民,情系山河,為我國的江河治理和水資源的開發利用櫛風沐雨,殫精竭慮,建立了卓越功績。先生鐘愛教育事業,在長期的教學生涯中,默默耕耘,傳道授業,誨人不倦,為祖國的水利水電事業培養了眾多優秀人才,做出了重要貢獻。先生的品德風范山高水長,令人景仰!”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 每天买组六稳赚不赔 aa国际动漫店稳赚吗 河南泳坛夺金选号绝招 l赚钱的软件 快速时时开奖网址 世界杯投注软件哪个好 安徽快三走势图表 厨卫和吊顶那个生意还在赚钱些 人民币炸金花棋牌游戏 10期倍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