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江苏时时彩开奖走势图
革命先輩的法蘭西歲月
來源:九三學社中國科學技術信息研究所支社 黃寧燕  日期:2012-07-04  瀏覽次數:

中國共產黨建黨91周年之際,中央電視臺在黃金時段推出電視劇《我們的法蘭西歲月》。我一直在想為什么有這么多影響近代中國命運的有識之士出自留學法國的學生?當年留學他國的中國學生也很多,比如英美,雖然也涌現了許多學者巨匠,但卻少出革命先輩。這不禁令人驚奇和疑問!幾年前我對法國一個小城的一次訪問,加上以后的思考似乎使我找到了解答:法國是一個各種自由思想碰撞和交流的地方,盡管當時中國學生來法是為了學習西方科學技術知識,但自由的思想環境使來到這里的一批年輕中國人催生了思考民族命運與未來的沖動,因此,法蘭西這塊土地為中國革命培養了一大批思考并投身拯救民族命運的人才。不但如此,在法國這塊土地上誕生的思想還間接影響了中國共產黨的創建。

解答我疑問的這個地方就是“蒙達爾紀”。蒙達爾紀位于巴黎南部100公里,屬于法國的盧瓦爾河谷地區,運河、水巷以及131座橋令蒙達爾紀在法國獲得了“嘉蒂奈的威尼斯”之美譽。

蒙達爾紀僅有一萬六千多人口,與中國結緣是因為李石曾。李煜瀛,號石曾,是清朝末代大學士李鴻藻的兒子。1902年,李石曾來到法國留學,在位于蒙達爾紀的協奴瓦農業學校求學,三年之后以第四名的優異成績畢業,然后進入巴黎巴斯德學院,研究生物化學,著重研究大豆,1907年他出版了法文版《大豆的研究》。回國后,1909年李石曾和蔡元培、吳稚暉等發起勤工儉學運動,組織“留法勤工儉學”項目,將一批中國年輕學子帶到法國接受新思想,學習科學技術。1910年至1920年的10年間,先后有17批共2000多人陸續來到法國留學。他們抵法后幾乎分布法國全境,而蒙達爾紀這個小地方由于與李石曾的特殊關系,接納的學生最多,大約有300名。這個小城因此與趙世炎、蔡和森、向警予、王若飛、陳毅、鄧小平、李維漢、李富春等名字永久地聯系在一起,并成為中國新民主主義革命先行者涌現的搖籃,是廿世紀廿年代中國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的策源地之一。其中鄧小平后來成為中國最高領導人、改革開放總設計師,李維漢曾擔任中國政協副主席,李富春則是中國副總理。

杜吉公園是個特殊的地方。因為這是當年中國學生集會的場所,各種思想在這里碰撞、爭論、思考。有300多名中國學生的蒙達爾紀之所以會出這么多革命者,便與這座公園里曾經自由傳播的革命思想有關。19207月,新民學會旅法會員在這個公園召開全法會議——這在中共黨史上被記載為著名的“蒙達尼會議”。蒙達爾紀的這批學生來法是在1919年后,他們大多已受到五四運動思想的深刻影響,并且很多是新民學會成員。杜吉公園的碰撞催生出許多新的思想。新民學會會員經常在杜吉公園作關于拯救中國、拯救世界的專題演講,并第一次提出了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政黨的主張。這可以史料為證。蔡和森與毛澤東私交甚密,19207月,蔡和森致信毛澤東,提出“拯救中國”的計劃;在1920813日落款的信中,蔡和森提出了創建中國的共產黨的想法。因此可見,法國這座小城中孕育出的思想確實與中國共產黨的創建有著直接的聯系。

杜吉公園還是一個具有革命浪漫主義色彩的地方。蔡和森、向警予在杜吉公園結成“向蔡同盟”,以相互愛慕的詩集作紀念,舉行了象征擺脫封建思想束縛,自由戀愛的新式婚禮。

我在訪問時發現,盡管時光荏苒,并且中國留法勤工儉學的先輩在這座城市居住距今已近百年,但是當年中國學生的足跡卻仍可以得到追尋。因為盡管在法國房屋有時會維修或翻建,街道規劃卻很少被隨便改動,甚至門牌號幾百年也不會變,因此城市一般都保護很好。20051月,中法兩國在蒙達爾紀共同開辟了一條稱為“偉大的足跡”的紅色之旅,為此,蒙達爾紀市的旅游資訊中心專門為中國紅色旅游者制作了一張“紅色地圖”,將中國人熟悉的革命先輩在這座城市的曾經居住過的地方編制成一個小冊子。尊重規劃并保持規劃的歷史一致性是中國在城市發展中應當好好學習的。

倡導中國留法勤工儉學運動的發起人李石曾先生的舊居位于小城的岡貝達街31號。門前的墻上懸掛著一個牌子,在左側鐫刻著“偉大的足跡”五個中文字,其它部分用法文書寫著這幢建筑曾經跟中國革命先輩的聯系。這幢建筑外觀整潔,刷淡黃色的漆,看上去狀態良好。不知道近百年的時間里這幢建筑有沒有翻建過,我們看到的是否還是先生一個世紀前居住時的模樣,但此地可循就已經很滿足了。

蒙達爾紀男子公學舊址是蔡和森、陳毅等曾經就讀的地方。杉松女校是曾任中國人大常務副委員長和世界婦聯副主席的蔡暢與其母葛健豪,以及中共第一批黨員之一、中國女子辦學第一人——向警予等就讀過的學校。蔡暢、向警予當年都是書生意氣,雖是女子,來法留學也不是什么特別之事。而蔡暢和蔡和森的母親葛健豪去法時年已經54歲,和兒女們一道勤工儉學,精神非一般人能比,真是名副其實的“女中豪杰”,她被毛澤東尊稱為“蔡伯母”。街巷中還有李維漢、李富春等先輩的舊居。

斗轉星移,實際上大多數遺跡都已經沒有了原來的模樣,如當年中國學生常光顧的澡堂,早就別作他用。19214月,鄧小平經人介紹來到蒙達爾紀,在這里的“玉青松”橡膠制品廠工作了7個月。人們還可以從橡膠廠的檔案中查到小平同志當年以“鄧希賢”的名字注冊的打工卡。法國人的一絲不茍和對歷史的尊重——存檔甚至跟科學研究一樣嚴謹,也十分值得中國人尊敬和學習。

當地居民看到一批批中國人認真辨認他們認為再普通不過的居宅模樣的時候,有的甚至覺得很詫異。我想因為他們不知道,他們曾經的這些鄰居——一批蒙達爾紀的留法學生后來相當一部分都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先驅。當年蒙達爾紀的居民,如果能知道身邊這批激進的中國工讀學生就是后來主宰中國命運的人物,肯定也會覺得幸運,因為他們的言行或多或少影響了這批中國人,從而間接影響了近代中國的發展。

回想起來,確實沒有哪個國家像法蘭西一樣曾為中國革命培養了眾多的人才:革命家周恩來、趙世炎、蔡和森、鄧小平、王若飛、陳毅、聶榮臻等;科學家錢三強、嚴濟慈、張競生等;藝術家徐悲鴻、李健吾、常書鴻、潘玉良、林風眠等。可以說,近代的中國確實應該感謝法蘭西,這也許是電視劇《我們的法蘭西歲月》要表達的。

時隔一個世紀,站在杜吉公園里,我們似乎還能聽到一個世紀前先輩們慷慨的演講和激烈的辯論,從中喊出心系民族和國家未來的呼聲,體會到那革命式的浪漫——而這些都跟法國及其一個小城蒙達爾紀有關系。

    
    
    
    
    
    
江苏时时彩开奖直播 贵州快3一天多少器 老版的盛大娱乐怎么下载 街机麻将大满贯 老时时彩三星走势 博彩娱乐官方网站 网络棋牌类游戏 重庆快乐十分每天几期 式玩赚钱 推牌九玩法 组选包胆如何选号